pt古怪猴子网站
熱門搜索: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
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: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

眾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燈》曾風靡華語世界,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...

劉心武:《續紅樓夢》不為個人價值

很長時間以來,劉心武與《紅樓夢》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,他并不抗拒“紅學家”的頭...

高滿堂:作品想“上去”,編劇就得“下去”

作者:任飛帆   發布時間:2017年06月16日  來源:人民日報  

編劇最可貴的就是經歷,只有經歷過才能產生感情,這些感情交織在筆下,自然會感動人心;編劇織夢,但自己不能墜進夢里,長年不醒,如果電視劇與現實社會生活越來越抽離,就會變成一份“快餐”

前不久我在快餐店吃飯,發現身邊的年輕人無論是在校生還是上班族,都拿著手機看一部很火爆的玄幻劇。這部玄幻劇我聽說過,當紅明星擔綱,通過大開腦洞的幻想表現現實愛情的糾結。說到這里,大家腦海里可能會同時浮現出好幾部電視劇的名字。當前電視劇題材同質化現象突出,一旦有一部劇走紅,同樣題材者就會接二連三、絡繹不絕,從當下的玄幻劇,再到之前的抗日劇、諜戰劇,莫不如此。

為什么電視劇創作容易出現跟風模仿的現象?除了市場利益的驅動外,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編劇缺少故事的原創力。他們不從生活中找素材,要么住在賓館里胡編亂造,要么集體拼湊,胡侃一通。這樣寫出來的東西脆弱得像玻璃一樣,生活的大手輕輕一碰,就碎了。以很多人喜歡看的韓劇為例,現在韓劇里談戀愛談得越來越脫離現實,男女主角不是外星人就是神仙,人物只有家庭角色,缺乏社會角色,觀眾也容易隨之對現實產生疏離感。所以許多韓國愛情劇像一陣風,來勢洶洶,但去的也快,很難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一個編劇的生命力有多長久,得看他腦海中的“金礦”,也就是故事的存儲量有多少。而那么多故事從哪里來呢?有兩個渠道,一是要做一個有心人、一個有心的傾聽者;一是要自己去發現故事。作品要想“上去”,編劇就得“下去”。我自己的編劇生涯,比較依賴這個“笨”辦法。《家有九鳳》是我積累了四年才梳理出來的故事;寫《大工匠》時,我在工廠里斷斷續續體驗了近三年的時間;為了寫《闖關東》,我走了7000多公里;寫《溫州一家人》我走了國內14個城市,又到了法國、意大利、荷蘭等與題材相關的國家。現在我正在創作新劇《老中醫》,已經在孟河醫派的故地江蘇常州采風過多次,但最近一次和演員采風,仍然覺得有新收獲。

有人可能說了,高滿堂你采訪方便啊,不用吃苦,有人招待。此言差矣,我剛開始做編劇去采訪時,沒人理我,我裝了40包方便面、60袋榨菜,一個人深入東北三省。我住在農民家,發過高燒,最后排尿都困難;犯過胃潰瘍乃至便血,當時真覺得自己可能走不出北大荒了。但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。編劇最可貴的就是經歷,只有經歷過才能產生感情,這些感情交織在筆下,自然成為感動人心的作品的一部分。不要說深入生活條件艱苦,那只是弱者的借口。何況隨著時代的進步,當下編劇的創作環境、版權意識、市場認可度已經在不斷地改善和提高。在這樣的生活條件和經濟條件的保障下,編劇更應該多多“走下去”。

如果認為自己經歷的事情已經足夠在家中閉門造車了,也要小心了,已有的生活積累也許還可以支撐一陣,但隨著編劇生涯的不斷推進,短板終究會出現。況且現在編劇那么多,優秀的年輕編劇不斷涌現,“大年三十丟條驢,有他沒他都過年”,編劇如果不增加自己的閱歷,很容易被社會淘汰。

也有人說,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過時了,沒有人愿意投資,大家都去追IP劇、玄幻劇。市場的需求確實會影響創作,但是只要肯下功夫,現實主義作品一樣會有高收視率。許多投資者拍著胸脯說:高老師,你寫,我支持你。我的經驗告訴我,只要肯于扎根生活,你就會贏得尊重、獲得支持。

現在的電視劇里有那么多絢麗的色彩,真是美好。我們除了看到花團錦簇,也還要居安思危,要看得到生活中存在的現實問題。一個對國家和民族心懷憂患的人,怎么能夠夜夜笙歌?年輕時誰都樂見生活的色彩斑斕、清香甜蜜,但我們的民族為之付出了多少代價與困惑,面臨著多少挑戰,也應該寫出來讓年輕人了解。編劇織夢,但自己不能墜進夢里,長年不醒。如果電視劇與現實社會生活越來越抽離,就會變成一份沒有營養的“快餐”,這份快餐不停地填充著觀眾的胃口,觀眾就會患上審美與思想的“虛胖癥”,這終究是病態的、不健康的。

網友評分:

0人參與  0條評論(查看)  

網友評論
點擊刷新驗證碼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    匿名評論      已輸入字數: 0

相關文章
pt古怪猴子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