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t古怪猴子网站
熱門搜索: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
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: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

眾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燈》曾風靡華語世界,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...

劉心武:《續紅樓夢》不為個人價值

很長時間以來,劉心武與《紅樓夢》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,他并不抗拒“紅學家”的頭...

蔣勝男:網絡文學火,不靠類型靠情感共鳴

作者:張妮   發布時間:2017年06月23日  來源:環球時報  

20170623024750156

近期出版的泰文版《羋月傳》

出版《羋月傳》泰文版、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、受邀到魯迅文學院授課、當選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……17年前,當蔣勝男倒貼買電腦“巨資”和網費在BBS上“貼文”時,做夢也沒想到今天能獲得這些名利。正如她的名字以及她筆下那個有勇氣掌握自己命運的女性,憑借《羋月傳》一炮而紅的她,成了網絡作家的“勵志姐”。即便有光環加持,她仍感慨更多無名網絡作家的稿費無法保證溫飽。她看似溫婉,在微信朋友圈里評價近期一部公認爛劇時,卻盡顯犀利:不是故事太少,而是寫劇本的人沒有用心。“王熙鳳的衣服再漂亮也穿不到林妹妹身上”。在接受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專訪時,她依然堅持獨到的主張:“網絡作家是一個偽命題。過去我們把文字記錄在甲骨上、青銅器上,可并沒有什么甲骨文作家、青銅器作家,是不是?”她說,“網絡只是一個載體,而不是一個文學創作的類別”。

我寫羋月時經常會想到21世紀的女性

環球時報:有人認為,羋月和印度電影《摔跤吧,爸爸》中的女主角具有相似的特質,即見識維度高出一般人,具有堅忍的精神和很強的行動力。您為什么著力塑造這樣的女性形象?

蔣勝男:我寫羋月時經常會想到21世紀的女性,希望羋月對抗命運的意識能激勵讀者。這個社會也許存在男女不平等,但很多時候是女性自己建構了這種不平等。如果女人沒有從內心打破這種限制和禁錮,就永遠沒辦法獲得自身的解放。這個時代賦予女性最大的可能,女人要有自我覺醒的意識,要有勇氣和信心去掌握自己的命運。我創作的初衷、作品中推崇的東西也正是自我的堅持與奮斗,是平等、獨立人格的呈現。

環球時報:中國網絡文學近年受到東南亞及英語國家的追捧。有人認為,網絡文學將成為繼金庸武俠小說、瓊瑤言情小說之后,中國文學帶給世界的第三波浪潮。為什么會出現這種局面?

蔣勝男:以前主流傳播媒介是報紙、期刊等出版物,作者會更多把作品發表在這類傳播媒介上。正如從前人們喜歡在戲臺前看戲,傳統經典作品也會更多在戲臺上演出。互聯網的普及使得網絡成為文學的主要傳播媒介。網絡時代是更開放更民主的時代,壁壘被打破,門檻被削除,讓每個人有機會發出聲音,讓每個文學潛能都有百分百機會躍出水面。所有網絡作家能夠取得一丁點成就,都應該感謝這個時代。中國網絡文學本就擁有百花齊放、百家爭鳴的特點,隨著時代愈加開放,受眾群體也越來越廣,當然會涌現出更多的好作品。這也是時代給予寫作者、讀者最好的互相交流的方式。

網絡作家依然非常底層

環球時報:剛開始寫作時您為什么發布在網上?從1998年第一部網絡小說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到現在,中國網絡小說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歷程?

蔣勝男:我是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寫作的,當時一位70多歲的老師告訴我:“以后是電腦的時代,你要學會用電腦創作和生活。”如今,一切如他所言。當然也是因為那時我并沒有什么可以發表和出版的渠道,所以網絡成了我唯一的選擇。2000年左右,我開始將作品發布到網絡上,那時還是BBS時代,我最早在一個叫“清韻書院”的BBS上寫作,這個網站現在已不存在。早期的許多網絡作者都曾在那里“貼文”,比如江南、滄月、今何在等。那個年代,上網的人尚且不多,在網上玩文學的更是小眾。我們沒有VIP收入,沒有版權收益,網絡很慢且不穩定,讀者稀少。不僅沒有名利,常常連基本的署名權都難以保證,辛苦寫出的文章,一轉眼就被盜版或盜轉,經常連書名和作者名都被轉丟了,或者是改頭換面。那時沒想過有什么名和利,我和少數志同道合的朋友純粹靠著對文學、對創作的熱愛堅持下來。大家互相看,互相評論。在我的創作還不是那么成熟的時候,這種直接的來自讀者的鼓勵,是激勵我繼續寫作的重要動力。

近20年后,網絡文學的題材越來越豐富,有些腦洞大開的主題讓人驚嘆,作家隊伍也逐漸擴大。但網絡作家依然是非常底層的一部分人,即便媒體時常報道那些“大神”的收入,但更多無名網絡作家的稿費卻無法保證溫飽。高強度的工作也讓網絡作家的健康受到很大影響。不過,隨著不少作品被開發成影視項目、游戲項目,政府與企業越來越重視網絡文學的發展,都讓網絡作家們更有信心,也保障我們能夠在這條愛好之路上越走越遠。

20170623024903588

蔣勝男。

環球時報:網絡作家和傳統作家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蔣勝男:我認為,不要把傳統文學和網絡文學對立起來,文學只有一種,只是載體不一樣。網文會出版,傳統文學也會上網,無所謂落寞與否,好東西的價值不在一時半刻,一年兩年。今天,我們把文字記錄在網絡上,就如過去把文字記錄在甲骨上、青銅器上、竹簡上、紙張上,每一個載體的變化都是人類歷史上文明的大飛躍。網絡削平了所有的門檻,許多有天分的創作者可以在讀者的鼓勵下,一步步繼續創作,直至撥開迷霧,發出耀眼光芒。網絡的出現是文學一小步,人類一大步。

文學需要足夠的量,才能淘到金子

環球時報:部分網絡小說改編成影視劇后,熱度甚至超過傳統影視劇,如《甄嬛傳》《羋月傳》《瑯琊榜》《花千骨》等。但同時,大量網絡小說卻內容蒼白、格調低俗。為什么網絡小說會出現如此大的分野?

蔣勝男:很多人說網絡文學作品良莠不齊,其實文學的發展一直都有這種現象。中國的禁毀書目很多也是良莠不齊的。流傳下來的這些都很好,那是通過幾千年淘汰下來的。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良莠不齊的存在。有人愛讀高大上的東西,也有人喜歡庸俗點的作品,不同的作品其實滿足了人不同的心理需求。其實每個時代的好作品,按比例來說都只是少部分。而這些少量部分恰恰是在大量其他作品的基礎上產生的。

另外,一旦進入商業化寫作后,作家必然會受到網站、平臺等周邊環境的影響,容易產生急功進利的心態。看到什么類型的題材火了,就去寫什么類型,很多人并沒有看到事物的內核,只看到了表象。其實,不是這個類型紅,而是這個故事里有跟人情感共鳴的東西。每個人都有主角和代入意識,如果你寫作時沒有抓住這個痛點和共鳴點的話,一開始這種類型還會有一點邊際效應,越往下這個效應越遞減。

所以,我覺得,每一個真正的寫作者都應該警惕這種情況,不要太短視,不要把網絡寫作看得太容易,或者是太逐利,去迎合所謂的“市場”和“觀眾喜好”,或者在短期發現不能獲得成功就自我放棄。堅持本心地去創作那些反映人生、反映社會、反映大時代的文學作品,才能真正與讀者產生共鳴。

環球時報:與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網絡文學產業鏈處于什么發展階段?

蔣勝男:近年來,中國對網絡文學進行改編的IP價值開發鏈條正逐漸形成。原創網絡文學作為產業鏈的源頭受到空前重視。西方國家的泛娛樂化全產業鏈開發相對較完善,例如,《哈利·波特》系列電影、衍生品的開發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案例。相比國外,中國在網絡文學產業鏈開發上還處在起步階段。我們對網絡文學的影視化改編、動漫、游戲改編正在逐漸完善,但后期的周邊產品開發、主題公園建造乃至IP價值的深度挖掘和代際傳遞卻遠遠還未起步。

未來,隨著網絡文學越來越受到重視,題材會更加豐富。網絡文學的量變會引起質變。文學還是需要足夠的量,然后大浪淘沙,才可以淘到金子。在此基礎上,網絡文學的市場規模會越來越大,整個產業鏈也會隨之完善。

網友評分:

0人參與  0條評論(查看)  

網友評論
點擊刷新驗證碼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    匿名評論      已輸入字數: 0

相關文章
pt古怪猴子网站